© 糖分爱好者
Powered by LOFTER

十八春

1、
“黑板上写着全班同学的名字,三分钟看,记下来几个算几个人,一会上台自我介绍就说记住了谁,然后握手吧。”
高二初分文理科班,我百无聊赖地看着剪着一头精干短发的新班主任在讲台上说着她的小游戏,无非为了活络一下彼此不相识的同学。
我选了文,说起来,有点悔了。现在仍然记得分文理时那个萌萌的高一班主任一脸诚恳的告诉我你真的适合学理,即使她已经对同学说过她万不会告诉谁应该学什么。
想起来就想笑,我如此地幼稚并且固执,选文科,无非是想多睡会觉,那时被同学问及为什么选文,还打趣说政治课睡觉地时候讲这个醒来还讲这个,多美,睡觉学习两不误。
文科班男生少的可怜,仅有的几个都聚在一起。回想起来,我大概那时就应该和身边的小姑娘一样,选择熟络的坐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迟到半个小时还大刺刺地坐在根本不认识的人身边。
可能一开始的选择也决定了我现在也一直形单影只的结果吧。不过大部分时间,我并不这么想,单单只是有些时候我才想起来,哦原来,我还是有些寂寞的。
扯远了,所以当我听到有人报自己名字的时候,还是有点反应迟钝,诧异地是竟然是男生喊了我的名字。出于还仍有的羞涩,男生避着不去喊女生的名字,女生也避着嫌,是无言的默契。
所以其实我第一个认识的不是组长而是你。
我抄着口袋大大咧咧地走上去跟你握了手,我自然是不认识你的,我也不像言情小说描写地那样一见钟情或者记得握手时你掌心的温度,我只是单单记住了你的名字,因为你的名字真的超级特别。
算是在我眼里的初相识,后来放学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猛然想起来,高一乐队在礼堂举行的演出,背幕上有你的名字,那时还和朋友调侃那名字当真有趣,你抱着吉他上台唱的陈奕迅的爱情转移,我和好友坐在最后排,看不清你的长相,我记得很清楚,我说你唱的很一般,弹的也一般。
后来你跟我讲过你有多么认真的准备那次演出,音箱或是各种设备都是你自己弄来的,你笑着,说你超级重视,比任何人都重视,那样的笃定和自豪的语气还有眼神,让我有些惭愧。
不过这些我都没跟你说过。

评论 ( 22 )
热度 ( 133 )
  1. Vividred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难以言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