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分爱好者
Powered by LOFTER

时光是把温柔的刀,轻斩联系,告诉我们习惯就好。
——题记

缘于搬家,却搬出来深埋在脑海中的记忆。我有一刹之念想要紧紧拥抱,却忽而停止,时光荏苒,记忆也变成了易碎品,不买勿动。
翻开那个手工制作的本子,是我三四年前去外地上学时密友写的,回忆如海潮,带着陌生的潮湿,混合在真实的现实里。
她是我最好的姐们,当时。
经历过许多,她写了一句话成为了我记忆最深的句子。
且行且珍惜,矢至终不渝。比文章马伊莉说的还早太久。
她是个爱幻想的小姑娘,我和她很多地方相像,却比她多了份理智,我是个跟姑娘在一起就会变的像男人的怪人,在我看来,女人是承天之作,是要人保护的。不过如今偶尔再与她攀谈,我却渐渐丢失了那份理智,而她变的愈加云淡风轻。现在,能够写下这样文章的我,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理智,懂得怎么在理性与感性间游刃有余。果然,时间如刻刀,听令于自己,刻成想要的样子,又不受自己控制。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她纠缠于荷尔蒙的吸引里,仿若不知。年少轻狂的少男少女为那懵懂的感情着迷,她从不例外,比我多了一份肥皂剧般的狗血。我却觉得我少了一份浪漫,实际上,那时的我或多或少是有些羡慕的。
我一直不太会经营朋友交际,因为我总是模糊一些东西的界限,对待朋友的感情凝重到让我偶尔会误以为自己爱上了她,却又很清楚不是,但这样的感情寄托太负累,所以我疲惫,不愿意经营太多,故眼睁睁地看朋友圈缩小缩小再缩小。
再尝失恋的她在中午太阳高悬的时候拖我去买了几听啤酒,借酒消愁,是从各种途径了解到的很有味道的做法,年轻人都爱这么干。小花园里搂着半听就醉的她,我面不改色地喝光了剩下所有的啤酒,扛着她回了教室,那时候学校午休还没有什么学生留校。耍起酒疯的她一直闹到快要开校门,说什么都不肯停的她让我无可奈何,我干了最蠢却不后悔的事,我说如果你不停我就拿刀割下去,然后当着她的面一刀划了下去,不要误会,是划的我自己。
她便吓傻了,满脸泪痕的呆呆地看着像溪流一样的血在我胳膊上蜿蜒迤逦,不再哭闹。
朋友帮我收拾伤口,叹息地对我说你要划也划她为什么割伤自己?
我说我怕她疼啊。
我其实也是半听就倒的差酒量,我其实也超级怕疼。
她说她发现好像每次自己做了错事都是我在身后替她处理,我就很想笑着揉揉她的头发。
她跟人恋爱到家里反对,家人不给她饭钱,我便把钱包里所有钱给了她,那是再见面已不那么如当初的时候。
后来她妈妈请我吃饭把钱还给了我,然后说了一句让我无言以对的话,你为什么跟她做朋友?
我也很疑惑,我为什么顶着家长和老师的压力一直在她身边,我为什么从不觉得后悔。
我家里是有点封建的,父母不喜欢我和学习成绩差的同学来往,和她的交往成为无数次我与家人争吵的导火索。
人是应该跟着理性走的,却总是让感性占上风。
我喜欢不被束缚的生活,可最终我选择了在束缚中寻找生存空间,转到外地上学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既然感性的牵绊让我离不开她,那就让现实环境成为阻碍吧。
点滴的好化成涌泉回报,朋友嘛,在我没钱吃饭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帮我买饭,在我生日的时候用心自己制作礼物,我想我已经太过感动。
当然,少年时期不经事,叛逆主导下,总以为只有这样才是青春。青春是个什么似是而非的样子,是我们的直觉,是的,这就是青春了。带着一种浓重的主观意味。
我和她写字也很像,但我总觉得她写的更好一点,带点浪漫,我写出来却半点不留情,都说字如其人,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随着她毕业去了职校,两个人的联系也变的更加少,更多的是沉默。

默念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日子就变的顺理成章。
我以为我会用什么样的词语去缅怀那份少年友情,终是沉默。
再也不会哭,因为真的习惯了。

自己一个人尚且走不快,就绝对不会停留,我已经停了太久,所以剩下的日子不能再回头。
友情,还是应该且行且珍惜的,且行是前提,我现在才明白。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