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分爱好者
Powered by LOFTER

昨夜星辰昨夜风

冬日里的温暖,像是一种让人一再回想过去的迷药,经受了太多严寒的人们,总是被这种肤浅的温暖一再蛊惑。无数的人行色匆匆,无数的人在改变,人不想变时间也会推着他不得不按照世界原本的运行规律变下去。所以等候也是一种会变质的东西,在时间的面前,我们只是无法用眼睛分辨的风尘,那种会不时迷惑我们双眼的尘,会让我们流泪的尘。我已经不能再无须彷徨就写出洋洋洒洒的文章,我曾以为,过去写下的一个个文字,一段段情绪,是我能够触摸到的最痛,直到现在我才明了,过去能憋回去的眼泪能写出的痛觉,都是我应该感恩的一部分。如今虽然我选择了遵从内心,遵从一切感情的喷涌,想笑便笑,想怒便怒,但我忽略了灵魂里那数不清的裂痕,还有早已枯竭了的部分。那些微薄的温暖被冻结在冬日的寒冷里,冻的太紧密,我甚至开始遗忘过去,那些我以为我或许要记忆犹新的记忆,但是时间把他们一一碾碎然后碾过我细微的末梢神经,我唯一还能够记住的只有那段时光里的微笑,但连他是绽放在怎样的容颜上的,都已经模糊,还有那流淌在血液里狠狠刻进骨骼里的痛,但是我已经不能清晰的去描述。每当我想要写些什么的时候,我都能感觉的思想的凝滞和情绪的枯竭,除了来自灵魂空洞里的一声叹息,什么都没有。这一生我度过的时间太少,还剩下很多时光我还没用我的感官去感受,可是光是带着这些无法言喻的痛我就已经觉得百般负累,就仿佛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过去我总喜欢把自己的心描述成一座城,在我奋力的幻想下,那里总是夜夜笙歌,灯火通明,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是幻觉。每当幻想破灭,所有人便能够看到繁华的城市一瞬灰飞烟灭的景象,当日的良辰美景,今日却只余断井颓垣,那样热闹的城原来只是一座空城,我却再也没有任何精力去幻想、去顾及、去遮掩、去假装。现在想想,其实不是谁被繁华吸引来了看穿了是幻影便又走,而是从一开始,所有人就看着我一个人站在残破的城门内自导自演,我一直沉浸在自我欺骗里,在错觉里一再沦陷。不是拥有了以后的落空,而是从未完全拥有。揭开这张巨大的假面,是无边的旷野,只有我一个人站在猎猎寒风里。是无数人的旷野,无数人孤独的站在这片旷野上,孤独的,孤独的,没有前路退路,没有方向边际,只能胡乱的走,走完这一生,若遇到了谁,很近的拥抱也隔了很远的距离,一松手就再也找不到了 。初见时的狂喜,离别时的疯狂,再不能拥抱的痛苦,再见谁都下意识的和那个人比较,是灵魂的本能。有些人幸运,在有限的生命里无边的旷野中又一次重逢了那人,有些人不幸,便一生都再不能相逢。所以有些人感叹一生太短,无论如何思念,都永远等不到那个人,所以痛苦的时候遇上谁都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搂在怀中,宁可不合适,也不要松手。因为等候比适应更痛苦,孤独的等候比死去更令人绝望。如果你不放手,我们都会比现在更好过。有些东西一旦放手,不能遇见的可能性太大,所以不能轻易赌。我大概也是真的累了,才会放手拥抱除了你以外的别人,但是你呢?
时间在走,我已经不能停留,可是我多么想与你度过的韶华,已经是冬日里的温暖,再不能温暖进谁的眼,谁的心。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