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分爱好者
Powered by LOFTER

 

 

 

 

还记得那时候趴在解放桥的栏杆上问你,依萍从桥上跳下去,书桓想也没想就跟着跳下去救她,要是我跳下去,你会不会也什么都不想跟着跳下去。

你说会,可是你只会狗刨可能还要我救你。

当时我就乐了,我知道,我就是想听你直白的告诉我,你那么在意我,会为了我奋不顾身。

那天的阳光那么暖。

如今再走过这桥,身旁的人不再是你,你也没有奋不顾身。

我所有的期望变成最深的绝望。

你不是书桓,我却是依萍。

                                                             有关于我们的第三首歌。

 

 

评论
热度 ( 1 )
TOP